2010.07.26



其实我也一直觉得,比起活着的人,死去的人要幸福的很多。
没有那种错落那种沉痛,那种压抑需要习惯。

《NANA》究竟是多深的一个悲哀的无底洞,用笑脸来叙述着每一步但是都好痛。
从高中由于TETSU涉及到《NANA》已经快要6,7年了,其实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思想去阐述它的存在,就像在那个很冷的晚上,明明很早直到莲的去世,当我翻开那一页还是觉得这一定是骗人的。

泰说他不在乎他与人得人际关系,但是人与人之间必须有着羁绊,从某一点来说是不是算一个很冷淡的人?

也许是所谓生长环境不同,想法不一,只不过这样的想法,或许给某一部分来说打击很大。
就像变成了卑鄙的大人的我,看着真一不吃饭来抗议不想长大的启示是一样的。
真不想长大,不想知道很多,就不会变的卑鄙,不会去伤害人,不会很心痛。
即使这样的世界,人与人还是互相拥抱着,伤害着。

所以看着莲那样阳光的笑脸,却像一道道无法磨灭的刻痕清晰的进行中。因为时间无法返回,因为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即使人不能总沉浸在悲伤的过去,也许现在的人更现实些,忽略过去忘记过去,好像那个伤痛不曾存在,因为如果认真对待,自己也不知是不是可以再次爬起来。
大概是现在的人太过脆弱,所以选择遗忘吧。

我一直都很崇拜能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的人,无论是什么样的借口,像TAKUMI,像蕾拉,像莲,像NANA。
大概我只是崇拜,完全不想知道背后的故事。
因为我终究也是个脆弱的个体罢了。
[PR]
by cainplus | 2010-07-26 12:08 | 非日常